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首页 > 社会 >


图书零售价格该不该规范?

发布时间:2020-06-30 07:2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大管家

原标题:图书零售价格该不该规范?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谭跃、潘凯雄、于殿利联合提出《关于立法规范图书零售价格竞争的提案》,呼吁以立法方式制定图书交易规则,维护出版业健康发展和读者的基本权益。

  三位政协委员中,谭跃为中国出版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潘凯雄为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现任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于殿利之前担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多年。中版集团是下辖40家出版机构的大型国有文化企业,旗下拥有著名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中国美术出版总社、人民音乐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等。几位出版家提出这一提案,实在是因为出版界苦折扣久矣。

  很多人看了可能会一愣:竞争好啊,为什么要限制?打折书买起来多过瘾!有本报读者立刻投稿表示:立法限制“图书打折”不可行。理由是,图书销售说白了是个市场问题,该交给市场选择。如果销量不好还不愿打折,那恐怕连“喜欢读书的人”也只能放弃了。倡导全民阅读,图书需要“平民价格”。要维持图书价格,关键要靠内容和质量过硬。

  让我们从提案说起。

  第一,提案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图书是商品,但更是一种战略性商品(国际出版商联盟定义),理应受到特殊的法律保护。

  用于殿利的话来说,图书更多的是属于一种精神产品,它承载着古今中外人类精神文明的结晶,塑造的是人的精神世界,关系到人心向背和国家民族的未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图书的价格,体现出对文化的尊重以及精神产品生产者的尊严。

  第二,并非完全禁止打折,只是有一定限制。即“新书进入零售市场一年内不得低于8.5折销售”。

  早在10年前,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和中国新华书店协会就联合发布的了国内图书出版业行业规范《图书公平交易规则》,可惜未能实现。10年过去,国内图书零售市场价格竞争更趋激烈。

  实体书店受场租人工等成本所限,一般走定价,只有特定促销时段才可能按8.5到9.0折销售。而日益庞大的电商新书销售起步价大多是7.5至8.0折, 5.0折腰斩乃至更低折扣也并非个案。阎崇年的《故宫六百年》,定价139元,出版不到一个月,网店售价平均90元,打了差不多6.5折。

  图书是标准化、品种多、易保存,且基于内容搜索的流量商品,亚马逊、京东、当当……几乎全世界的电商都是靠卖书起家的。因为图书单价不高,哪怕打折赔钱出售,带客引流成本也非常低。但发展起来的电商并没有放弃图书,反而越做越大,有以其销售规模强制出版社低价供书的趋势,图书打折常态化,逼得出版社不得不虚高标价,然后再打折。

  如此竞争,会导致什么后果呢?一是实体书店越发难以按原价卖出图书,维持不了营运,只能倒闭或转业;二是出版方为了生存不得不提高图书定价以保证利润,负担被转嫁给消费者;三是间接导致图书品种总数“野蛮生长”而单品种销量日趋下降,影响出版业高质量发展。

  据于殿利介绍,因为编书的收益太低,以至于有的图书编辑一年要审读两三千万字。在这样超负荷的工作状态下,放在重点书上的精力能有多少?本来应该走品种少、内容好、销量高的精品路线,现在出版社也不得不依靠多出书来维持生存。

  提案提出,书业零售中的折扣不平衡现象,源于实体书店与电商各自的特性与诉求不尽相同,在相当长时间内不可能通过有序竞争形成新的平衡。图书价格战没有赢家,受损的是国家文化安全和文化形象,是出版业自身包括创新性等在内的健康发展和众多阅读爱好者的基本权益。希望国家相关部门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尽快以立法方式制定图书交易规则,明确规定新书出版一年内不得以低于其定价的8.5折销售,有效解决线上线下折扣不一、恶性竞争的问题。

  这个提案并不是孤例,出版界、读书界的两会代表委员都发出同样的声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再次提交《关于制定图书交易价格法,规范图书市场秩序的提案》,认为图书销售价格如不规范,将会破坏公平竞争秩序;中小实体书店受到重创,图书出版改革成果难以为继;图书定价体系紊乱,读者利益受损。他建议要以法律法规形式,明确图书维持转售价格制度。

上一篇:浓情“艾意”粽飘香,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端午道安康》火热开演
下一篇:蹲守!追寻脱贫答案,全媒记者上深山、走田头、入农户……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